高二暑假,北方小城虽然离高考还有一年时间,但成绩一直很好的我并沒有感到太多压力,仍然过着规律的午饭后自慰一下再睡四小时午觉的生活。这个小城盡管夏天气温不低,但仅中午持续几小时,早晚都很凉爽,十七岁的花季少年精力旺盛,即使每日一次发洩也无法满足,每天中午最热的时刻,似乎体内也会跟着升温,澎湃欲出。
「铃铃铃铃……」这天中午,我正要开始自己丰衣足食之际,电话响了,反正家里有其他人,便畅快的甩着硬棒棒,接了电话。
「喂,猪,吃了饭沒?」
我全身一抖,电话那头是我暗恋的女同学——慧,也是我撸管时幻想的女主角,平时关系很好,所以她对我直唿其名了。
「吃过了啊!」我望着微微昂起的小弟弟,心想它还沒吃呢!
「来我家玩吧,今天我过生日,亮、壮和菁也在。」
「啊?」我多少有些吃惊,Party都开始了才想起来叫我啊?不过也难怪,毕竟我的性格内向一些,虽说和慧也比较谈得来,但略有男孩子气的她和性格外向的亮和壮来往更多些,菁似乎暗地和壮有那层关系,也是慧的同桌,所以他们可能先约了Party,临时想起来叫我。
「好的,我马上到。」虽说有点介意,但毕竟他们想起来邀请我了,还是在乎我的,而且又有机会见到我的撸管女神了,也有几週沒有见到,趁这个机会好好地再深刻一下她在我心目中的肉体形象,回来撸管更立体、更给力。
城市很小,步行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在慧家门口敲门时我还有些心跳加速。很快,门开了,朝思夜撸的慧开的门,她穿了一件袖子很短的圆领T恤,领口较大,隐约能看到胸部隆起的大势。
开朗的她用灿烂的笑容迎接了我,我能感觉出她几週之后见到对我的些许激动,我也报以灿烂的微笑,虽说在家要撸你,可是当面咱都是党的好孩子啊!呵呵。说真的,我们互相之间似乎有惺惺相惜的纯情,可是我对她的幻想……
不及细想,进了慧家很快转到餐厅,就看到亮、壮和菁已经落座,桌子上烧着一个火锅,一桌子菜已经摆好,一个沒有开封的蛋糕摆在角落的椅子上。他们已经下了几道菜进锅,见到我来了,都开着玩笑招唿欢迎,我也还以贫嘴坐下。
原来慧的父母听说同学们要来一起庆贺生日,准备了一桌火锅就去上下午班了,北方的中午是有很长时间午休的。既然大人都不在,我们几个也不客气,打开蛋糕,先祝贺寿星生日快乐。
大白天的不用关灯了,慧闭上双目,双掌合十许了愿,吹灭蜡烛,开始切蛋糕。我和菁坐在慧的对面,亮和壮则分別在慧的左右,当蛋糕切好了后,亮提议要给寿星抹脸,慧立即反对,平时玩鬧习惯了的,亮和壮立即一人抓住慧的一只手,略向上向后扳住,慧在奋力挣扎,酥胸乱颤。
亮和壮估计也被撩得性起,一边抓住她的手不放,另一只手开始假藉助兴之名行揩油之实,在慧的腰部游荡。慧一边挣扎躲闪,一边由于腰部难忍夹击四处扭动,小T恤很快被拉起来一些,小蛮腰和酥胸一齐在我的眼前闪动,看得我热血直冲脑门,忘乎所以,又听着亮和壮唿喊我上去抹蛋糕,慧在低声要求他们放开的同时还请求我帮她,而我看着这种场景,情不自禁开始了重复多次的自撸幻想:几个男人在我面前亵渎凌辱我的慧……
可能是同为女性的菁同情慧的处境,或者菁不想看到壮不停地在慧的腰部揩油,帮忙劝止了他们的玩鬧,壮和亮也见好就收,假装用手指挑点蛋糕,在慧的脸上摸了一把才罢休,我始终沒有动作,因为下面的高度已经让我无法起身,只能看着慧略带羞涩幽怨的瞟我一眼,落座略带怨气若有所思开始午餐。
毕竟大家很熟,两三句斗嘴就把尴尬一扫而光,我们一边调侃,一边小涮火锅,很快吃到了三点多,毕竟都是孩子,扔下一桌残羹剩盘,打道回府。
当晚,晚饭后我迫不及待地躲进卧室,开始盡情延续白天的场景。
慧经歷一番挣扎无望挣脱,感到有些力虚,便恳求亮和壮饶了她,但是亮和壮岂是善辈(更何况还有我这个导演在后面),亮说他们并沒有恶意,只鬧着玩的,既然慧求他们了,他们自然提出要求才放过她。慧思考一下,娇羞的「嗯」了一声。
亮说:「让我们一起抱抱你吧!」说完给壮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把慧夹在了中间。前面的亮胸部紧贴着慧的丰胸,像是离別的恋人一样,头倚在慧的耳朵根;壮则在后面使劲盯着慧骄人的后臀,一双手已经伸进腰里摸索。
持续片刻,慧已经把持不住,全身酥软,这样一来,亮、壮二人不得不抱得更紧些。慢慢地,亮和壮已经无法克制,很快扒掉慧下身的长裤,前后交替的抽插着慧,而慧此时当然和我一样,沉浸在被两个男人夹心的快感当中……
在继续享受快感和享受一下终极快感然后结束之间,我选择了后者,两股大量的热烈的液体先后喷进了我心中女神慧的下体深处,甚至我的手指都感受到了力度。
假期很漫长,在还沒有开学的时候,我会偶尔这样想。
对慧的思念随着夜晚的回忆渐渐淡忘更加深刻和迫切了,我也寻找机会跟慧见过几面,假装正经天南地北乱侃之馀,温习一下慧的音容笑貌,好晚上继续编写剧本。渐渐地,心总是开始惦记女主角。
很快,高三开学了。
临近高考的最后一年,每个人稚嫩的脸庞都已经掩饰不住内心的深思变得略带成熟,虽说目标相同,想法一样,但每个人似乎註定要朝着自己该去的方向前进,无法止步。
高中生活枯燥而紧张,高三更甚,即使课间时间气氛也难平復。大家也都会想些办法暂时躲避或者说逃离这种气氛,晚自习时,北方的夏夜温度不是很高,也有凉风习习,有些早恋的会躲到黑暗的操场角落海誓山盟,我只在教室前和同学简单胡侃一番就算是换了脑袋,回来落座继续煎熬,完成最后一节晚自习。
很快,已经习惯了这种紧张气氛的年轻人共同塑造了静默的学习气氛,偶尔有人小声交流问题。我突然发现,慧不在座位上。她在班,也算是老师的宠儿,平时谨遵恪守,怎么这么久沒有回教室?
不久,慧的身影出现在了窗外,还如同往常一样的速率,坚定而淡定地走进教室。我的心刚刚放下,突然发现,座位在慧身后的伟也才刚刚从外面回来走进教室。
对于其他同学,或许仍然沉浸在题海负担中,或许司空见惯,并沒有太大反应,可是我的心,倏地紧张起来。慧是和伟一起出去的?那么晚回来,他们幹什么去了?难道是……
我不敢多想,害怕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自己的撸管女神?害怕发现撸管女神和別人去黑暗中幽会?或者应该说,是害怕发现自己喜欢幻想心爱的女人被別人享用?自己的幻想内容变成了现实:心爱的女人真的被別人深入了?
无论如何,这种现实都不是我敢面对的,我努力劝慰自己,慧不是我爱的女人,只是我的撸管女神,我的任务是学习,我的任务是高考……
那以后的一年中,几乎都是这样的场景重复:慧和伟保持着距离出双入对,我白天忍受着煎熬和他们划清界缐,晚上酣畅淋漓地继续着我的导演工作,一遍遍的改编剧本,即使改回了原来的样子,也能给自己带来莫大的愉悦。我以为找到了自己真正的角色。
煎熬的最后冲刺、庄严的三天高考、几家欢喜几家愁的高三假期结束了,由于考试前对自己的不断暗示,我沒有找过慧,只是凭着多次的经验继续那淳朴狂野的本色演出。无数子孙在幻想中从各式阴茎中射向慧的身体各处,恍惚中,我渐渐入睡,似乎总能看到慧对我肯定的微笑。
总算幸运,高考的结果还算不赖,我和慧考到了相邻不远的两座城市;伟也考上了,但不怎么理想,最后伟决定復读一年,争取考到和慧同一所大学。就这样,大学生涯即将开始了。
(2)初恋?女神?
大学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新奇和挑战,第一次离家独自生活,第一次来到这么大的城市,第一次面对如此多和自己一样优秀的竞争者(脸红ing)。
头一个学期在新奇、忙碌与充实中渡过了,期间很多都在这个城市及附近上学的高中同学们趁国庆假期的时候还一起聚会过,我很希望能看到慧,可惜慧偏偏沒有来,听说是陪父母呢!我心中暗喜,只要不是和那个伟在一起就好。
寒假回去过年,内心开始骚动,因为发现大学里的女同学沒有一个像慧那样吸引我,关键的是沒有一个有那种「骚」的气质,能够让我用作自慰幻想的女主角。虽然我难以接受自己的「绿帽」式幻想,但我渐渐开始意识到,我还是爱慧的,甚至有时想到慧和伟的若有若无的关系,我也会更兴奋,而且有些真的希望他们是那种关系,这样他们就能自然地有苟合之事。我甚至开始想像着伟兴奋激动地开发慧的处女地的情境,慧应该是喊着「不要」忍着疼痛顺从呢?还是很快就能开始适应伟的冲撞?
最后我决定去拜访慧,其实大家都是好朋友,这种拜访本身是很自然的,只是因之前高考压力以及我不敢面对自己的幻想,所以内心有些刻意逃避面对慧。
慧开门见到我感到有点意外,但转而有些开心,我们在她的卧室里快乐地聊分別半年各自的新生活。慧半靠在床头,我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内心感觉很平静也很快乐,狗日的绿帽幻想倒是暂时沒有袭上心头。
慧是个有些大器的女孩子,并不像有些女孩子一样,不欢迎男同学进自己卧房。想到这一点,我很欣慰我遇到了优秀的慧,但马上一个念头闪现:这是否意味着慧也是个很开放的女孩?随意邀请男人进她的卧室?会不会也随意被想操她的男人享用?我很快暂停了这段思考,害怕继续下去的话,眼中的淫光会被慧发现。不过,这个思路倒是可以作为晚上节目的引子。哈哈!
话题由新的大学生活转到以前的老同学,谈着谈着突然慧提到了伟,慧居然说到了一些伟的近况,我有些惊讶,慧怎么知道那么多?也许是慧觉察到了我的想法,说伟会给她写信,她当然也会回信,劝他认真准备明天高考。我心想,难道希望他考到和你同一所学校,就可以天天鸳鸯戏水了吧?
慧突然说了句:「伟早上还来的,刚走不久。」听到这一句,我有些楞了,带着邪念的想,不会是刚才还在这张床上一起打磙了?慧也有点意识到话题有些尴尬,有些欲言又止,但还是开始聊起了其他同学。
回到家里,我并沒有因为慧和伟的关系而不开心,却反而有些真的期待发生什么,无论如何,在晚上的节目中,他们一定是要发生的。
第二个学期开始了,由于上一个学期努力了很久仍沒有取得很理想的成绩,我很快又投入到了学习中,对慧的思念也基本仅限于夜晚的各种剧本,男主角有时会是伟,会是慧的新同学(我不认识幻想出来的),会是大叔、老闆之类,总之给自己创造新感觉。
又是暑假到了,沒有了学业的羁绊,我开始想念慧了,不是在晚上。
这个假期,我频繁的去拜访慧,因为我确实总想见到她,当然了,有一部份原因是夏天了,慧总是穿得有点暴露,能在她家看一下午她部份暴露出来的美体也是一种享受。
除了谈学习生活,不可避免的也谈到伟,他考到了C市,我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虽然不是和慧在一起,但是毕竟也离得不远。不知道为什么,谈到伟的时候,慧总似乎有更多的话想说而沒有说,我想也许是她感觉出我喜欢她,所以这个话题有些敏感和尴尬,因此不好多说吧!